伊芙琳重做新故事:盛開的雛菊

本站原創 2017/10/11 電玩巴士

伊芙琳在今天(10月11日)完成重做,已經在外服的7.20版本中上線了,召喚師峽谷將迎來一位全新的惡魔。伊芙琳的重做除了技能和模型,也包括背景設定,而今天官方也放出了一篇短篇

關鍵詞

  伊芙琳在今天(10月11日)完成重做,已經在外服的7.20版本中上線了,召喚師峽谷將迎來一位全新的惡魔。伊芙琳的重做除了技能和模型,也包括背景設定,而今天官方也放出了一篇短篇小説《盛開的雛菊》,介紹了惡魔伊芙琳是怎樣尋找目標,來獲得痛苦快感。

  伊芙琳身姿曼妙地穿梭在人潮擁擠的街道,身影與夜色完美地交融在一起。她的眼裏閃爍着一絲陰沉,但是隻有感覺最敏鋭的人才察覺得出來。醉漢、水手在一旁的大街上和妓女嬉笑調情,沉浸在喜悦的他們絲毫沒有發覺自己已被潛伏在黑暗的惡魔盯上。惡魔用一種極為透澈的眼神望着他們,她正在用雙眼辨別誰才是值得下手的目標。

  伊芙琳的目光隨即落在一名躺在水溝的男子身上,他的手裏握着一瓶甜酒。一般來説,惡魔並不會對像他這樣的人類下手,但是她已經餓了好幾天。她發現自己已經飢渴到不得不考慮眼前這名男子,她真希望這個想法只有維持那麼一瞬間。過程肯定很輕鬆,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把他引誘到遠離燈火的小巷之中。

  然而,在她目睹一隻蟑螂爬過這名醉漢的臉時,這個想法消失了。他太虛弱了,虛弱到可能毫無反應。伊芙琳知道即使他醒來,他的意識依舊相當模糊,根本無法讓她感受到獵物慢慢陷入恐懼的喜悦,而她現在迫切需要這種快感。在他開始尖叫之前,她可能就已經不耐煩地甩開他的手臂。

  這就是問題的所在。在無數次覓食的過程中,伊芙琳已經聊解到她喜好的口味:她偏好──不,是一定要讓獵物真切感受到每一下穿刺,每一次啃咬,被她的利爪撕裂下來的每一片血肉。像這種不省人事的人類根本毫無樂趣,也無法滿足她的飢餓,不值得浪費她的時間。

  她拋下那名醉漢,繼續沿着佈滿泥濘的街道前進。途中經過一間濕冷,透着燭光的小酒館時,一名豐腴,打着飽嗝的女子用力甩上門,手裏抓着一隻吃了一半的火雞腿,搖搖晃晃地步入夜色。伊芙琳思考了半晌,她不認為這名女子會主動投入她的懷抱,並落入無盡的痛苦深淵之中。

  惡魔看着女子狼吞虎嚥地吃完剩下的肉,看上去絲毫不曾細細品嚐箇中滋味。她的內心藏着某種深沉負面的情感,這種情感會破壞伊芙琳渴望的體驗。

  帶給獵物痛苦的人不能是別人,必須是伊芙琳自己。

  惡魔繼續前行,悄悄滑過隱匿在城市各處的陰影。沿途她看到了其他醉漢,或是跪在地上乞討的街友,甚至穿越了一對正在爭吵的情侶。伊芙琳認為他們一點吸引力也沒有,狩獵他們就像是拔起枯萎的花朵。她想要的是盛開、被沃土滋潤過的雛菊,連根拔起時才能帶給她無與倫比的滿足感。

  一個糟透的想法浮現而過。也許,選這種落後地區作為狩獵場根本是個錯誤。就算再怎麼獵捕,那些獵物能夠帶給她的激情終究不是她期盼的那種,任何時候都有可能一掃而空,徒留一片空虛──徹底清空她內心的情感。

  就在此時,她看見了他……

  一名衣着簡潔高雅的紳士從一間高檔的酒吧走出,臉上掛着一抹開朗的笑容。他一邊哼着輕快的曲調,一邊朝着街道的某一個方向走去。伊芙琳注意到他的手臂夾着一束花。

  伊芙琳身後的兩條背刺因為興奮而顫抖着。即使與他相隔一段距離,她還是可以感覺到男子相當滿意自己的外型。伊芙琳快速跟上,並尾隨在男子的身後。她非常謹慎地移動,確保自己不會跟丟,或是被他發現她的存在。

  男子走了將近半小時,最後前方終於出現一座大小適中,用一顆顆切割完美的石磚堆砌而成的莊園。他走到道路的盡頭,接着踏入橡木製成的家門。屋內亮起一盞盞温暖昏黃的燭光,伊芙琳目不轉睛地盯着眼前的光景。一名神情嚴肅,身穿高領晚宴服的女子進入客廳,並給男子一個表示歡迎回家的擁抱。她看到男子帶回的花束,假裝自己好像收到了一份驚喜,勤快地把花放在一個乾淨的花瓶,旁邊擺着一束枯萎的花束。

  惡魔的好奇心漸漸被激起。

  過一會兒,兩名幾乎全身赤裸的小孩跑進客廳,用纖細的手臂抱住男子的大腿。他們露出潔白的乳牙,開心地笑着。這副景象就像是一般幸福家庭的縮影,但伊芙琳知道如果她稍微深入探究,她會找到什麼。

  她耐心地等待,看着蠟燭一盞盞熄滅,直到只剩客廳的光還亮着。男子獨自一人,坐在書桌前抽着煙管。伊芙琳緩緩爬出陰影,本來深沉、由一縷縷黑影組成的四肢變成具有温度的肉體。她身後的背刺消失,漸漸幻化成人類女性的形體。沒有人使得把視線從她曼妙的身材曲線移開。

  她不疾不徐地穿越草坪,行走時臀部誘人地輕微擺動。最後,她來到了窗前,離玻璃只有一隻手臂的距離。男子微微撇了一眼窗外,看到伊芙琳的那一瞬間口中的煙管差點落地。伊芙琳舉起一根手指到嘴前,示意男子不要驚動到他的家人,接着勾起手指,暗示男子走出家門,來到她的身邊。

  男子緩緩走到前門,謹慎地打開門。他對這名站在窗外,怪異又美麗至極的女子相當好奇。他踏入草皮,步步靠向她,內心雖然不安,卻又滿懷期待。

  “你…是誰?”他怯懦地問。

  “你希望我是誰,我就是誰。”惡魔温柔地説着。

  伊芙琳目不轉睛地凝視着男子,她仔細檢視了男子的靈魂,發現他正是自己一直在尋找的目標-即使是世上最快樂的人,內心也會藏有些許的不滿。

  “找到了。”她心想。那些他想要卻無法擁有的東西。

  “我的家庭…”男子説了一半,沒能完整説出內心的想法。

  惡魔靠向他。

  “噓……沒關係的,”她在男子的耳邊呢喃低語。“我知道你想要什麼,還有因為這個想法產生的罪惡感。這沒什麼。”

  語畢,她向後退,看到男子用一種迷戀的眼神望着她。

  “我可以…擁有你嗎?”他問道,同時為自己的不自量力感到羞愧。但是這種感覺只出現一瞬間,接着馬上就被一種異樣的慾望佔據——他想要在這裏立刻擁有她的全部。

  “當然可以,寶貝。這就是我在這裏的原因。”惡魔柔聲説道。

  他的指尖落在她透紅的臉,接着用掌心輕撫她的臉頰。她緊緊握住他的手,口中發出撩人清脆的笑聲。這個惹人愛憐、温馴又開心的男人今晚是她的了。他能給予的痛苦簡直取之不盡,但伊芙琳全部都會收下。

  屋內傳來一陣細碎的腳步聲。

  “老公,你還好嗎?”男子的妻子問道。

  “寶貝,我很好,這輩子從沒那麼好過。”惡魔替已經呆住的男子回答。

  這筆交易將因妻子的出現變得更加甜美,伊芙琳光是想像之後的情境便興奮不已。今晚,一株球莖將完全綻放,一朵盛開的雛菊將被連根拔起。

讀取中

讀取中

賽事日曆 10月28日 10月29日

熱門文章

  • 最新
  • 本週
  • 本月